资讯

联合利华:In-house模式节约了30%的广告制作成本

2018-03-13 09:28:17   阅读量:159

本文转载自『Adexchanger』,作者:Adexchanger,Morketing经授权发布

联合利华的U-Studio正在承担更多原先外部代理机构的职责。

联合利华在上月发布的2017年年度财报中宣布,在In-house模式的广告工作增多,而外部代理机构的工作减少后,该公司已节省了约30%的代理费。该公司已多次采取措施,来应对快消品领域日益增加的压力。

报告称:“在市场营销方面,我们正在创造更多自己的内容,同时让既有的内容资产得到更多拓展。”“我们在12个国家的17家U-Studio正在以更快的速度为品牌团队创造更多的内容,而且,要比外部创意代理机构价格便宜30%左右。”

联合利华在2016年宣布成立了内部创意团队U-Studio。该公司当时表示,将利用U-Studio寻找新的方式,以数字渠道为重点跟消费者接触,同时对抗广告拦截软件的发展。

目前还不清楚U-Studio从联合利华的外部代理机构中拿走了哪些职责,也不清楚该公司将如何管理这些U-Studio。联合利华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然而,联合利华却揭示了在全球最大的广告主们中间,出现的更广泛的「削减预算」趋势——这一趋势让代理机构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了。另一家CPG巨头宝洁公司(Procter& Gamble)在2016年7月份的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由于对品牌安全问题的顾虑,该公司已削减了约1亿至1.4亿美元的数字广告支出,并减少了其代理和广告制作费用。

据消息人士1月份透露,苹果公司的Beats电子产品(原名Beats by Dre)也一直在采取行动,将其创意部门放在公司内部。该品牌的首席全球创意总监Carl Johnson证实,他的代理公司不再像以前那样处理很多创意工作,他说,该公司“决定暂停与Beats的合作。”

去年10月,国际独立咨询公司R3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由于内部部门承担了更多的工作,去年美国创意代理机构的平均收入比2016年缩水了38%。在这份报告出炉后,市场调研公司Pivotal Research Group的高级分析师BrianWieser告诉Adweek,他不希望看到品牌在短期内停止在In-house的营销工作。

3月初,WPP在公布了2017年低于预期的财务业绩,遭遇近20年来最大幅度的股价下跌(14%)。在财报电话会议上,WPP首席执行官MartinSorrell承认,2017年“不是一个美好的年份”,并将其公司的困境归咎于宝洁(P&G)和联合利华(Unilever)等大客户削减广告开支。

对于联合利华最近的成本削减如何影响它,WPP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不过,品牌要在内部开展创意工作,因为失去了外部视角,所以也应该更加小心谨慎。2017年百事的“金小妹”Kendall Jenner参与政治斗争的营销活动,以及多芬被认为宣扬种族歧视的视频广告都明显搞砸了,引发批评的同时,也让这些品牌品尝了苦果,吸取了教训。

文章观点来源:AdWeek;

作者:Lindsay Rittenhouse;

来源:Adexchanger

原文标题:Unilever Claims to Have Saved 30% on Production Costs After Taking Work In-Hous

0/300
内容不能少于5个字符!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联合利华:In-house模式节约了30%的广告制作成本

本文转载自『Adexchanger』,作者:Adexchanger,Morketing经授权发布

联合利华的U-Studio正在承担更多原先外部代理机构的职责。

联合利华在上月发布的2017年年度财报中宣布,在In-house模式的广告工作增多,而外部代理机构的工作减少后,该公司已节省了约30%的代理费。该公司已多次采取措施,来应对快消品领域日益增加的压力。

报告称:“在市场营销方面,我们正在创造更多自己的内容,同时让既有的内容资产得到更多拓展。”“我们在12个国家的17家U-Studio正在以更快的速度为品牌团队创造更多的内容,而且,要比外部创意代理机构价格便宜30%左右。”

联合利华在2016年宣布成立了内部创意团队U-Studio。该公司当时表示,将利用U-Studio寻找新的方式,以数字渠道为重点跟消费者接触,同时对抗广告拦截软件的发展。

目前还不清楚U-Studio从联合利华的外部代理机构中拿走了哪些职责,也不清楚该公司将如何管理这些U-Studio。联合利华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然而,联合利华却揭示了在全球最大的广告主们中间,出现的更广泛的「削减预算」趋势——这一趋势让代理机构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了。另一家CPG巨头宝洁公司(Procter& Gamble)在2016年7月份的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由于对品牌安全问题的顾虑,该公司已削减了约1亿至1.4亿美元的数字广告支出,并减少了其代理和广告制作费用。

据消息人士1月份透露,苹果公司的Beats电子产品(原名Beats by Dre)也一直在采取行动,将其创意部门放在公司内部。该品牌的首席全球创意总监Carl Johnson证实,他的代理公司不再像以前那样处理很多创意工作,他说,该公司“决定暂停与Beats的合作。”

去年10月,国际独立咨询公司R3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由于内部部门承担了更多的工作,去年美国创意代理机构的平均收入比2016年缩水了38%。在这份报告出炉后,市场调研公司Pivotal Research Group的高级分析师BrianWieser告诉Adweek,他不希望看到品牌在短期内停止在In-house的营销工作。

3月初,WPP在公布了2017年低于预期的财务业绩,遭遇近20年来最大幅度的股价下跌(14%)。在财报电话会议上,WPP首席执行官MartinSorrell承认,2017年“不是一个美好的年份”,并将其公司的困境归咎于宝洁(P&G)和联合利华(Unilever)等大客户削减广告开支。

对于联合利华最近的成本削减如何影响它,WPP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不过,品牌要在内部开展创意工作,因为失去了外部视角,所以也应该更加小心谨慎。2017年百事的“金小妹”Kendall Jenner参与政治斗争的营销活动,以及多芬被认为宣扬种族歧视的视频广告都明显搞砸了,引发批评的同时,也让这些品牌品尝了苦果,吸取了教训。

文章观点来源:AdWeek;

作者:Lindsay Rittenhouse;

来源:Adexchanger

原文标题:Unilever Claims to Have Saved 30% on Production Costs After Taking Work In-H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