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针对出海企业“变现”焦虑,先把这4个问题想明白!

2018-04-12 10:51:41   阅读量:336

市场快速变化之下,开发者变现时将面临更加细化的痛点问题,比如数据跟踪优化、数据隐私、流量作弊等应该如何解决。

 整个出海风口,早期红利消失,低价买量不再适用,资本收紧前提下,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这时候,大部分的出海企业,要寻求可持续发展,必须有自我造血能力。那么,“变现”就愈发成为一个行业性话题!

 近日,移动营销平台AdTiming在北京举办了以“合聚变”为主题的产品发布会,发布了全新的流量变现产品。

 第三方移动应用归因平台AppsFlyer中国区总经理王玮受邀作为演讲嘉宾出席,并在会后与AdTiming产品VP张云鹏一起,对市场快速变化之下,开发者变现时将面临更加细化的痛点问题,比如数据跟踪优化、数据隐私、流量作弊等进行了探讨,解读了出海企业在成熟阶段实现自我造血能力需要注意的问题。

 1.出海企业类型多样化和区域全球化

过去3年,中国出海企业在不断变化。

在早期,出海产品以游戏和工具为主,品类相对单一,另外出海区域也比较单一。游戏优先考虑日、韩、港澳台和东南亚等中国周边国家,这些国家风土人情、风俗习惯与国内多有相似之处;

往后发展,工具类门户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从早期与猎豹相似的桌面、清理类型拓展到今天的Camera360、隐私管理,以及其他类型,这时候由单一的产品切入点,到多样性产品矩阵。

而在去年,基于社交、新闻、视频直播的内容类出海产品开始爆发。区域也拓展到了欧美、中东、南美,甚至非洲等地。

王玮总结,“行业整体趋势无非用两句话概括,出海企业类型逐渐地多样化,拓展的区域更加全球化。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凸到显,这恰恰符合新发展趋势”。

“去年下半年,我们看到滴滴,以及一些互联网金融也开始出海,虽然没有形成新门类,但是多样化的趋势不会改变”。

2.应用变现两种方式:IAP、广告

互联网变现无非两种直接手段(电商交易除外),IAP(In-App Purchase应用内支付)以及广告变现。

不同产品侧重点不同,比如工具类产品,由于自身属性决定了应用内购的切入点并不多,所以广告变现是他们主要获取收入来源。从游戏的角度来讲,重度手游偏向应用类付费入口较多;休闲类的手游则是偏广告变现更多一些。

就目前发展来说,应用内付费相对比广告变现更为深入。应用内付费与产品设计紧密相关,像游戏在产品设计环节就会有付费点设计,对于用户进入游戏之后的付费场景也会有预期。而用户进入游戏后的行为数据也为后期的追踪、优化提供了依据。

“在休闲游戏这一块,我们建议开发者可以关注一些ARPU值较高的区域,比如在欧美地区。在带来最大化IAP收入的同时,可以结合激励视频广告变现方式,从而更为快速的提升变现水平”,张云鹏补充道,“现在激励式视频也在朝向高互动性发展,像AdTiming针对游戏开发者推出的视频广告弹幕样式,增强与用户的互动,从而来提升整体转化率“。

至于广告变现方面则相反,很多广告主在最初获取用户阶段并没有考虑广告变现。当他们开始考虑变现时,他们离用户获取已经很远了,这些数据很难反过来作用到用户获取的渠道上,从而形成一个可优化的闭环。

“当出海企业开始做广告变现时,一般会嵌入几个广告网络的SDK,获得了分国家、分天的总收入。企业因此知道所有的用户,在不同广告平台之间相对的差异价值,但是优化会局限在把更多的流量给到A广告平台,或者给到B广告平台上”,王玮说。

“而这样欠缺了一个重要点,变现的用户基础是在前端通过之前的广告投放所获取的,这种变现其实最后的效果往往与前端的投放也有关联“。

“很多广告主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痛点就在这里,当他们开始想要对广告变现进行优化的时候,只能作用在广告变现平台中间,很难向前端一直拓展到最开始的用户获取渠道上。这也是为什么Apps Flyer去年推出打通从广告变现回到用户获取的数据闭环产品”王玮分析。在这之中AdTiming也是首批成为Appsflyer邀请做成本回传的平台,希望可以一起为开发者提供更为良好的变现环境,提升变现效率。

3.数据流动和用户隐私

由此可见,数据获取和运用是互联网变现一大重要的增长动力。行业上下游企业对于用户数据隐私问题更为敏感,而这“是否阻碍大数据驱动产品的发展”,成为大家关注的一个新议题。

对此,张云鹏分析,这个答案其实并不复杂,短期肯定是阻碍大数据的发展,但是长期来讲整个市场会更为规范。

“现在来说,行业内确实存在着一些数据滥用的问题。当提出这种问题的时候大家都畏手畏脚,更多的事情不敢做了,怕触碰用户隐私。每一个公司,不管是开发者也好,或者说是平台也好,或者广告提供商也好,对于数据隐私的东西都非常敏感。肯定会短时间内压制数据的交换,但是长期来讲是一件好事。”

“长期之后,所有数据都是经过脱敏处理,包括所有对外的数据也都是加密,绝对不会有明文的数据。不牵扯到用户隐私相关的数据,才会对外合作以及使用。长期以来,大家形成一致的隐私规范,能够更好地促进数据上的流动”,张云鹏补充。

对于张云鹏的说法,王玮其实也有相同的看法,而且在市场上其实已经出现了发展的迹象,像欧盟提出的GDPR数据隐私保护条例,在全球范围内就引发了普遍性的震动。

“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觉得离它比较远,因为那是欧盟的法令,其实不尽然。欧盟政策法规实际上是面向于欧盟范围内获取用户的企业,这些企业需要尽早了解这些条例的细节”,王玮说。

GDPR政策关键在于两点:首先,希望广告主为用户提供知情权,明确知道搜集了哪些数据,并且用在哪些方面;另外,用户要有遗忘权,用户不希望自己的数据被搜集或者已经被搜集的数据希望被删除的话,企业则需联合第三方或者广告平台,给予用户选择权利。

从这两点也可以看到,普通的用户和政府机关,对于数据隐私安全和保护的意识越来越强,国家对数据隐私安全的考虑也越来越完整、法规在将来会不断推出,这是行业的大趋势,而这一趋势必然会对大数据相关企业产生影响。

就像现在每一家数据相关的公司,都会去研究GDPR条例,对自己使用的条款和自己的产品做相应调整,但这不代表最后会对大数据相关产业带来负面影响。

“从GDPR的角度来讲,它只是希望数据使用更加透明、用户拥有更多自主权,从长远来讲这是一件好事。只有消除了终端用户对数据隐私泄露的担忧,用户才会自主地把数据分享出来,从而大数据行业才可以走的更远”,王玮补充说。

4.关于流量作弊,需要多方联合

事关流量变现,所有人还有一个需要直面的问题就是:流量作弊。两年多前,流量作弊逐渐严重,到了去年实际上是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状态。

“大多数投放广告的企业,都会对是否有作弊有所察觉。而从我们监测情况也可以看到,作弊的渠道已经由少到多,并且作弊类型也从简单到复杂”,王玮说。

行业内虽有一直在探索如何应对作弊,但是这几年这一问题一直无法有效遏制。

像AppsFlyer作为第三方,已经开发出了自己反作弊产品。一年后,他们发现与自家对接的广告平台,其中有一半左右的作弊流量有了明显减少。但是又有一半左右广告平台作弊流量上升。总得来讲,整个平台作弊情况并没有明显的下降。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在产品出来之后,广告主会把数据反馈给渠道。从渠道的角度来讲,他们会拿着我们的数据进一步的优化自己下游流量。但是那些作弊的下游渠道可能在这个平台上难以生存,之后他们会转战另外一些对作弊有利的渠道继续作弊”,王玮说。

所以想要净化流量,并不能仅依靠一人之力,这还需要广告平台、第三方移动归因平台以及广告主配合起来,共同打击作弊。

当前,我们也可以看到整个行业对于作弊严重性和危害性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越来越多的广告主、广告平台和其他的一些反作弊的第三方加入到行列中来,共同遏制作弊,而AdTiming当然也是其中的一员。

“长远来讲,流量渠道广告作弊相当于饮鸩止渴。我们希望与更多的数据平台或者说反作弊的平台更好结合起来应对作弊,比如,是否可以把互相的数据在脱敏的情况下互相整体地打通使用”,张云鹏说。

这从落地层面来讲,可以先从简单API数据的级别同步开始去做。广告平台利用DMP平台把拿到推广期各种场景数据,加上开发者手中前期的深入数据以及第三方平台所捕捉、监测到的数据,三方联合起来净化整体广告流量。而这反过来也会为开发者带来更多的收益,同时,也为提供更优质的流量的媒体带来更大的价值。

Morketing原创首发,作者:游戏魔客,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版权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300
内容不能少于5个字符!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针对出海企业“变现”焦虑,先把这4个问题想明白!

市场快速变化之下,开发者变现时将面临更加细化的痛点问题,比如数据跟踪优化、数据隐私、流量作弊等应该如何解决。

 整个出海风口,早期红利消失,低价买量不再适用,资本收紧前提下,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这时候,大部分的出海企业,要寻求可持续发展,必须有自我造血能力。那么,“变现”就愈发成为一个行业性话题!

 近日,移动营销平台AdTiming在北京举办了以“合聚变”为主题的产品发布会,发布了全新的流量变现产品。

 第三方移动应用归因平台AppsFlyer中国区总经理王玮受邀作为演讲嘉宾出席,并在会后与AdTiming产品VP张云鹏一起,对市场快速变化之下,开发者变现时将面临更加细化的痛点问题,比如数据跟踪优化、数据隐私、流量作弊等进行了探讨,解读了出海企业在成熟阶段实现自我造血能力需要注意的问题。

 1.出海企业类型多样化和区域全球化

过去3年,中国出海企业在不断变化。

在早期,出海产品以游戏和工具为主,品类相对单一,另外出海区域也比较单一。游戏优先考虑日、韩、港澳台和东南亚等中国周边国家,这些国家风土人情、风俗习惯与国内多有相似之处;

往后发展,工具类门户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从早期与猎豹相似的桌面、清理类型拓展到今天的Camera360、隐私管理,以及其他类型,这时候由单一的产品切入点,到多样性产品矩阵。

而在去年,基于社交、新闻、视频直播的内容类出海产品开始爆发。区域也拓展到了欧美、中东、南美,甚至非洲等地。

王玮总结,“行业整体趋势无非用两句话概括,出海企业类型逐渐地多样化,拓展的区域更加全球化。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凸到显,这恰恰符合新发展趋势”。

“去年下半年,我们看到滴滴,以及一些互联网金融也开始出海,虽然没有形成新门类,但是多样化的趋势不会改变”。

2.应用变现两种方式:IAP、广告

互联网变现无非两种直接手段(电商交易除外),IAP(In-App Purchase应用内支付)以及广告变现。

不同产品侧重点不同,比如工具类产品,由于自身属性决定了应用内购的切入点并不多,所以广告变现是他们主要获取收入来源。从游戏的角度来讲,重度手游偏向应用类付费入口较多;休闲类的手游则是偏广告变现更多一些。

就目前发展来说,应用内付费相对比广告变现更为深入。应用内付费与产品设计紧密相关,像游戏在产品设计环节就会有付费点设计,对于用户进入游戏之后的付费场景也会有预期。而用户进入游戏后的行为数据也为后期的追踪、优化提供了依据。

“在休闲游戏这一块,我们建议开发者可以关注一些ARPU值较高的区域,比如在欧美地区。在带来最大化IAP收入的同时,可以结合激励视频广告变现方式,从而更为快速的提升变现水平”,张云鹏补充道,“现在激励式视频也在朝向高互动性发展,像AdTiming针对游戏开发者推出的视频广告弹幕样式,增强与用户的互动,从而来提升整体转化率“。

至于广告变现方面则相反,很多广告主在最初获取用户阶段并没有考虑广告变现。当他们开始考虑变现时,他们离用户获取已经很远了,这些数据很难反过来作用到用户获取的渠道上,从而形成一个可优化的闭环。

“当出海企业开始做广告变现时,一般会嵌入几个广告网络的SDK,获得了分国家、分天的总收入。企业因此知道所有的用户,在不同广告平台之间相对的差异价值,但是优化会局限在把更多的流量给到A广告平台,或者给到B广告平台上”,王玮说。

“而这样欠缺了一个重要点,变现的用户基础是在前端通过之前的广告投放所获取的,这种变现其实最后的效果往往与前端的投放也有关联“。

“很多广告主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痛点就在这里,当他们开始想要对广告变现进行优化的时候,只能作用在广告变现平台中间,很难向前端一直拓展到最开始的用户获取渠道上。这也是为什么Apps Flyer去年推出打通从广告变现回到用户获取的数据闭环产品”王玮分析。在这之中AdTiming也是首批成为Appsflyer邀请做成本回传的平台,希望可以一起为开发者提供更为良好的变现环境,提升变现效率。

3.数据流动和用户隐私

由此可见,数据获取和运用是互联网变现一大重要的增长动力。行业上下游企业对于用户数据隐私问题更为敏感,而这“是否阻碍大数据驱动产品的发展”,成为大家关注的一个新议题。

对此,张云鹏分析,这个答案其实并不复杂,短期肯定是阻碍大数据的发展,但是长期来讲整个市场会更为规范。

“现在来说,行业内确实存在着一些数据滥用的问题。当提出这种问题的时候大家都畏手畏脚,更多的事情不敢做了,怕触碰用户隐私。每一个公司,不管是开发者也好,或者说是平台也好,或者广告提供商也好,对于数据隐私的东西都非常敏感。肯定会短时间内压制数据的交换,但是长期来讲是一件好事。”

“长期之后,所有数据都是经过脱敏处理,包括所有对外的数据也都是加密,绝对不会有明文的数据。不牵扯到用户隐私相关的数据,才会对外合作以及使用。长期以来,大家形成一致的隐私规范,能够更好地促进数据上的流动”,张云鹏补充。

对于张云鹏的说法,王玮其实也有相同的看法,而且在市场上其实已经出现了发展的迹象,像欧盟提出的GDPR数据隐私保护条例,在全球范围内就引发了普遍性的震动。

“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觉得离它比较远,因为那是欧盟的法令,其实不尽然。欧盟政策法规实际上是面向于欧盟范围内获取用户的企业,这些企业需要尽早了解这些条例的细节”,王玮说。

GDPR政策关键在于两点:首先,希望广告主为用户提供知情权,明确知道搜集了哪些数据,并且用在哪些方面;另外,用户要有遗忘权,用户不希望自己的数据被搜集或者已经被搜集的数据希望被删除的话,企业则需联合第三方或者广告平台,给予用户选择权利。

从这两点也可以看到,普通的用户和政府机关,对于数据隐私安全和保护的意识越来越强,国家对数据隐私安全的考虑也越来越完整、法规在将来会不断推出,这是行业的大趋势,而这一趋势必然会对大数据相关企业产生影响。

就像现在每一家数据相关的公司,都会去研究GDPR条例,对自己使用的条款和自己的产品做相应调整,但这不代表最后会对大数据相关产业带来负面影响。

“从GDPR的角度来讲,它只是希望数据使用更加透明、用户拥有更多自主权,从长远来讲这是一件好事。只有消除了终端用户对数据隐私泄露的担忧,用户才会自主地把数据分享出来,从而大数据行业才可以走的更远”,王玮补充说。

4.关于流量作弊,需要多方联合

事关流量变现,所有人还有一个需要直面的问题就是:流量作弊。两年多前,流量作弊逐渐严重,到了去年实际上是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状态。

“大多数投放广告的企业,都会对是否有作弊有所察觉。而从我们监测情况也可以看到,作弊的渠道已经由少到多,并且作弊类型也从简单到复杂”,王玮说。

行业内虽有一直在探索如何应对作弊,但是这几年这一问题一直无法有效遏制。

像AppsFlyer作为第三方,已经开发出了自己反作弊产品。一年后,他们发现与自家对接的广告平台,其中有一半左右的作弊流量有了明显减少。但是又有一半左右广告平台作弊流量上升。总得来讲,整个平台作弊情况并没有明显的下降。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在产品出来之后,广告主会把数据反馈给渠道。从渠道的角度来讲,他们会拿着我们的数据进一步的优化自己下游流量。但是那些作弊的下游渠道可能在这个平台上难以生存,之后他们会转战另外一些对作弊有利的渠道继续作弊”,王玮说。

所以想要净化流量,并不能仅依靠一人之力,这还需要广告平台、第三方移动归因平台以及广告主配合起来,共同打击作弊。

当前,我们也可以看到整个行业对于作弊严重性和危害性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越来越多的广告主、广告平台和其他的一些反作弊的第三方加入到行列中来,共同遏制作弊,而AdTiming当然也是其中的一员。

“长远来讲,流量渠道广告作弊相当于饮鸩止渴。我们希望与更多的数据平台或者说反作弊的平台更好结合起来应对作弊,比如,是否可以把互相的数据在脱敏的情况下互相整体地打通使用”,张云鹏说。

这从落地层面来讲,可以先从简单API数据的级别同步开始去做。广告平台利用DMP平台把拿到推广期各种场景数据,加上开发者手中前期的深入数据以及第三方平台所捕捉、监测到的数据,三方联合起来净化整体广告流量。而这反过来也会为开发者带来更多的收益,同时,也为提供更优质的流量的媒体带来更大的价值。

Morketing原创首发,作者:游戏魔客,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版权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