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 在谷歌 (Google) 工作是怎样一番体验?
深度

心得 | 在谷歌 (Google) 工作是怎样一番体验?

xiaoyao · 2014-08-06 15:33

【摘要】在谷歌 (Google) 工作是怎样一番体验?

1.png

作者:KennyLang,热血的青年软件工程师 / Googler


先介绍下背景:我大三暑假在Google实习,之后convert成fulltime软件工程师,去年5月毕业,10月入职到现在。所以,我只能回答,“一个普通工程师在Google工作的体验”。 


如果去问现在的googler,你最喜欢Google的什么?我想,没人会说free food、零食、滑梯、办公室等等,尽管上述几点基本已经被妖魔化。大部分人会说,是因为“人”,Googler。


我始终觉得我的同事们和我的manager以及我report line上的人,极其优秀。无论是技术,还是性格,无论是学识还是情商,都很优秀,或者至少在某一个方面非常突出。这种45度角仰视的感觉在刚入职的时候最为明显。我的同事并非都出自名校,来自各个地方,有各种文化背景,但只要一进到格子间,大家统一的表现就是professional。 


这种同事的优秀,多多少少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让我感觉面临着在职场生存的问题。我一度认为自己非常的amateur,就像一个正面迷迷糊糊的傻小子,不停的在问这问那。我慢慢习惯,没有任何一个问题,我从别的同事那里得不到答案或者参考。“他们真的很懂”,这是我外人在一起时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然而就算傻小子也知道,没人一开始就懂,都是有一个学习的过程,学的快慢而已。别人跑得快,我跑得慢,那我就要比别人跑更多的时间,才能跑相同的路程。  


时间一点点过去,第一个季度结束,第二个季度结束,我渐渐有了自己的cook book。开始有别人问我问题,征求我的设计意见。直到看到自己做的第一个project正式launch,上述的压力才慢慢减缓,或者说是我的抗压能力在渐渐提升。  


[其实一切都是人家安排好的]直到有一次跟一个同在Google的学姐吃饭,聊到我刚入职时候的不知所措,她就跟我讲,Google赖以生存的企业文化就是这样:让你意识到别人比你更优秀(且更努力)。(她甚至讲到,说如果一个应聘的人能够表现出如此气质,那他被录取的概率就会加大。)而我不仅仅是意识到,而是切身体会、无比信服。


Google很像大学,因为我无时无刻都在学习。不仅仅是我,我的mentor(加入Google 2年,去年被promote),我的manager(加入Google 2年半,第六个月被double promote,出过两本js的书),以及我打过交道的很多非常资深的同事,都还在吧“学习”挂在嘴边。向谁学?每一个同事都可以做我的老师。我并不因此而感到自卑或不舒服,相反,我很乐意在这样的环境中积累知识和能力。 


其次就是culturefit。什么culture?Engineer culture。 


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Googleruns on engineers,and runs for engineers。工程师在这里确实比较中心和主流,所有非tech的职位都比较边缘化(现在的很多tech公司都是如此)。做tech的人多了,乱码七糟的事情也就少了,同事之间的关系非常简单而直白。大家的目标非常简单直白:把产品做好。这个目标也和个人的目标相吻合,产品做好了,加薪升职就很自然,你的影响力也会提高。  


Engineer culture在我看来还包括,内部的信息透明(其实也没那么透明,但确实行业内比较领先(Apple打了喷嚏)),所有人办公环境一样(这个是真的),各种产品alpha版本的试用,20%project(并没有所谓的减少,而是大家都在做更实际的20%),自下而上的决策,Okr制度,prototyping等等等等。(当然还包括,迷star trek,x-man,白色网球鞋,和asian小女友)。  


我从来不会说这种culture最好,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是,做tech的人,与人交流的能力是短板。一般能说会道的人,落到实际行动上往往很一般,而那些闷头做事的内向怪,效率会高的出奇。你很难讲师如此的是文化造就了这样一批人,还是这样一批人建立起了这样的文化。大部分时间面对电脑的工作一定会削减你和别人交流的能力。这跟大学也是一样的,学霸们基本都不爱太和别人说话。但这种性格随着年龄和职位的增长,会被慢慢磨合。做了manager,天天要开各种会,你要把自己的想法讲给别人,甚至去说服别人,慢慢来,都会变好。(或者说没变好的,被大自然都淘汰了) 


 你问Googler五年内的打算,没人会说“我觉得我仍还会在Google做我现在做的事情”。“那你会去哪儿?” Start up(初创公司)是大部分人的回答。It's all about impact。  


所谓影响力,在产品领域分为两种。一是你个人对你所做的产品的影响力,二是你的产品对世界的影响力。在Google,第一种影响力很低,第二种影响力很高。没错,你随便加入一个team,他们的产品用户都是千万级的。像search、gmail、chrome、android这种主流产品,更是没的说。但具体到你身上,你做的工作对这几千万几亿用户的影响有多大呢?你做的工作对整个产品线的影响有多大呢?大部分情况是,真的很小。

  

这种小不是说,你的工作用户看不到,或者可能看到了也没注意,而是说换成了隔壁的王小胖来做,一样可以。具体到“你”个人,在整个公司,或者对于这个产品而言,并非不可替代。(我入职第一天就跟别人讲,没有VIP的感觉。可能你做到了VP,就有VIP的感觉了吧。)我想,这应该是大部分问什么想要去做start up的原因。我没有start up的经历,所以不能做出结论。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大部分时间跟别人讲我在做什么,都只能说,我work on什么什么,我还没有机会讲,我build了什么什么。你叫我“一个工厂里的小零件”吗?我欣然接受。但我要你面对现实,“小零件也有大梦想”。所以我从不介意别人说我的impact小,因为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然而你在一个大工厂里,就没有点儿优势吗?还是有的吧。Google的infrastructure(基础结构)做的非常的好。无论是后台的能力,还是internal tools,都处于业界领先的状态,尤其在大数据的处理方面。这样的infrastructure给了每个team施展的舞台。你想做一个新的产品,不需要考虑如何scale,用心产品做好就是了。至于访问量从几千到百万的瞬间增长,早有人替你想好了解决方案。  


Google有很多人在做Internalframework和internal tools,大都方便快捷,简单易懂,做的成熟了就变成open source。诸多现有公开的framework和dev tools都是从google internal开始的。离职的人最怀念google的是什么?(要是说“吃的”就太有出息了)大部人最怀念Google的internal framework和tools。由于涉及confidential的内容,就不展开太多了。 

说点儿杂七杂八的。  


你想象中大家都很有钱?我真的从没这么觉得,至少和我差不多level的人从不让我这么觉得。如今的Google开出的package已经不比当年异军突起(尽情的去怪FB在行业里搅局吧),员工的benefit别的大公司也基本都有,所以这两年加入的人,基本生活水平很一般,再加上湾区的住房问题,无论租房买房,负担都很高,导致大家budget比较有限。早些时候加入的人可能会好很多。但至少所有人都爱free shirt,free food,free beer,等等。team里一堆年轻人,生活和大学生没什么差。 


传言Google花在每个员工身上的福利成本(饮食、办公室、健身房、等等)是这个员工工资的六倍。这个数字这两年应该不怎么准确了。这两年Google急剧扩张,每周都有两、三百新入职的员工(2012年我intern的时候,基本是每周几十个),所以很多硬件条件都没跟上,比如办公室拥挤、零食架永远是空的、食堂排大长队。对我而言,这些没有那么重要。在公司吃好吃坏,三楼到一楼有没有滑梯,你的办公桌上摆了几块多大的屏幕,这些又能说明什么呢?  


很多人关心招聘和面试的问题。现在越来越多来面试的人针对code interview准备的非常充分,比如做了很多书上的题(crackingthe code interview),有的人甚至上过专门的培训课,白板做题又快又好。我personally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但是面试和招聘的人渐渐都有了一个共识,就是会做题不等于会写code,会些code不等于会做开发。所以我们在接受面试培训(培训后才可以面试别人)的时候,都会讲说,如何通过45分钟的code interview来发现一个人是不是合适在这里工作。我个人在给别人面试的时候,会刻意注重这个人思路是否清晰,遇到问题能不能主动寻找解决方案。Again,如何面试涉及到一些confidential的I信息,但是核心思想是,只会做题的人,会越来越难以在code interview里得到正面的反馈。(我记得知乎有一个问题,就是讲什么是一个好的面试题,有一个回答是说,看你有没有build things up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我很赞同。)  


Remote office vs. Mountain View. 我intern的时候在Google Pittsburgh,氛围稍有不同,可能是因为Pittsburgh office里的人普遍比Mountain View的人年龄大一些,所以更chill。也或者是当时我作为一个intern,大家对我的期待比较低,所以压力没有很大。Remote office有一个局限性就是project很有限。比如你想在Pittsburgh,那么可供选择的产品领域就那么几个,很有可能没有你最感兴趣的一块。但想象Pittsburgh的房价物价,拿着和在加州一样的税前薪水,生活应该轻松很多。至于在别的国家的office,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归根结底。  


很多人认为进入Google是目标。其实进入Google只是漫漫职场路的第一步。第一步迈的多大,并没有那么重要。但你走起路来是不是漂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第一步所形成的肌肉记忆。

Google像学校一样,培养了我的很多习惯,我的同事们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这种生存体验本身也让人飞快成长。  


最近有行业里有一句话特别流行,叫“你如果能当海盗,为什么还加入Navy(海军)?”说的挺好的。但是,如果你曾经服役过Navy,去当个海盗还有那么难吗?

 

本文转载自『Morketing』,作者:Morketing,Morketing经授权发布,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版权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已有0人收藏

已有0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后参与评论

已有0